Sunday, February 28, 2016

書街

如果你有一個空閒的週末,你應該去讀書。
只有那麽幽禁和空閒的時刻,你能和書好好地聊天。

不是每個環境可以讀書,我朋友就只愛在睡覺前讀書。
無他,讀著讀著就睡覺了,管他書裡面說甚麼,能催眠的書就是好書。

沒有甚麼比公幹時的週末讀書時刻來得輕鬆,沒有人打擾 - 想有人打擾也沒有人要打擾。

胡志明新建了一條咖啡街,一整條街都是書局,培養讀書的風氣。
路口一個麥當勞,外國資本主義永遠都站優勢,亞洲國崇洋的心態很根深蒂固。

坐了一個下午,讀了兩本書。
一本是日本人如何經營困難的公司,一本是日本人如何發展小公司。
日本人的精神是值得學習的,只是我還是討厭他媽的日本鬼子。
說這句話時都忘了手裡有幾張日本AV,他們貢獻予。
我想這就是公私分明的真正意思了。

再回頭書街,咖啡館裏連外國人都沒有讀書。
法國人統治了一百年,甚麼都不教,只教會胡志明人喝茶聊天,然後就可以回房間開房的文化。

許多來這條街的人目的不是看書,只是拍照放上網。
反正所有書都比不上臉書,大家喜歡就好。


Monday, April 6, 2015



如果你想投入,請播放以上影片。

你,是否取捨了你的人生,駕奴了你的靈魂,只爲了一個終極的目標?
然而,何謂終極目標?

取捨人生,靠了左無法也靠右。

頭頂著石頭,就要承受那重量。
掌握滿幼沙,就要捨得它溜走。

如果時間是那石頭,爲何抗拒一起走?
如果遭遇是那幼沙,爲何在乎它去留?

你無法承接那突變的世界,卻無法安逸於空蕩的靈魂。
每天望天的祈禱,只是上帝的乞討。
回頭一望,沙灘僅是空白的山丘。
原來,原地踏步卻渾然不知。

I can’t let go
It’s more than a memory
I just don’t give up what I own
I can’t let go
Still I must let it be
It hurts if the truth must be known

Sunday, July 28, 2013

雨島

我曾經去過一個傷心的島嶼。

那兒的河水是鹹的,那兒的湖泊是鹹的,那兒下的雨也是鹹的。
它們的河水收集著悲傷,它們的湖泊累積著無奈,雨水,也只能附屬著它們而生存。

我在這島嶼獨自的生活了一年。

這一年來,
我發現了奇特的河流,看到美麗的魚群。
我攀越了古前的山谷,練就了求生的意念。
我築起了我的家,我有了一位柞木鳥好朋友,也有了我的伴侶 --- 天堂鳥。

我為島嶼添圖開心了另一年

我很開心。
我每天都笑。
我和山谷開玩笑,我說甚麼,它就愛跟著我說,跟著我笑。
我和河水悠閒的望天,它終愛輕輕地按摩我。
當我想靜下來時,湖泊永遠都會靜靜地陪著我。

可惜,河水還是鹹的,湖泊還是鹹的,雨天也是鹹的。
難道它們還不快樂嗎?

我知道它們已經快樂了

我已經不和山谷開玩笑,我不和河流悠閒,我也不要湖泊的陪伴了。
我累了,我哭了,我崩潰於它們傷心的背後。

我帶淚跳入大海,卻看到奇特的珊瑚群和眾多美麗的魚群。
海龜游的比在陸地攀爬慢,魔鬼魚像明星般穿插在七彩繽紛的珊瑚中,連小丑魚也想親吻偶像了。

原來,
雨快樂的下酸雨,河流高興的運送酸雨入海洋,湖泊調節河水的容量,
就是為了滋潤這大海。

原來在這島上,只有我以為它們不開心。
原來我不是不開心,我只是看不透而已。


今天和以後,謝謝你,傷心先生,我們不再相見了。

Thursday, March 28, 2013

Tiramisù

被懞濃的陽光照射的白色被單,反射的光線讓我的眼睛無法再繼續關閉了。
望一望床邊,空無一人,只是餐座上放了一杯咖啡,和一塊Tiramisù。

很懊惱,到底她什麽時候才明白?每天都同一杯咖啡,同一塊蛋糕實在讓人厭膩?

放工后人入秋的馬路,不會因爲夏天要完結而短暫休息。
馬路依然擁擠,汽車依舊很多,陪伴我困在裏頭吸廢氣的人比以往更多。
過了十八銅人陣后,終于囘到家了。

“晚餐準備好了,一起吃吧!”
“好啊!今天的菜肴很香呢!”
她笑眯眯的說:“只是今晚的菜肴比較香嗎?”
我捏一捏她鼻子:“當然不是!只是今天妳比較惹味”
女人,始終是標準的感性動物,那麽輕易的哄騙就開心了。

哄她入睡后,我又開始玩電話,和曉曼聊天了。

“她實在沉悶,但她對我的好,讓我不知所措。”
“哈!看來你喜歡的是一個奶媽,不是一個情人。”
“無聊!情人是奶媽變出來的妖物,專引誘我們這些男人的靈魂!”
“哇!那我還處於妖精的階段了。。還沒變身叻!”
“妳肯定還沒變身,因爲妳還單身阿!”
“是啦是啦!還不是因爲你的關係,討厭!”
“是咯。。我會努力介紹男人給妳咯!”
“不要,我只要和妳開心就好!”
“那我明天放工來找妳,好嗎?
“好啊!明天見”

我微笑的放下電話,愉快地睡了。
其實在我微笑的入睡時,我不察覺,她的眼淚已經偷偷地掉下了。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她忽然驚醒,爲什麽這情節又在腦海裏出現?
不知覺的標冷汗,不知覺的眼淚從左眼的眼角留了出來。

“怎麽啦?親愛的”我問道。
她睜開眼看凝望著我,是我,還是一樣疼愛她的我。
她說:“我又夢到你有外遇了,我很怕。。。你不會讓我傷心的,對嗎?”
“不會!”,我心想的,和我告訴她的答案是一致的。

也許工作的關係,我需要長期出外地了,讓她缺乏了安全感?

每次外出,她都會為我準備一塊Tiramisù,和一杯咖啡讓我充飢。
很好奇她是否知道她的Tiramisù,不止抓著了我的胃,也抓著了我的心?

明天我又要外出了,晚飯后我看著她又忙碌的準備Tiramisù了。

我輕輕地走過去,緊緊地抱著她的腰。
告訴她:“親愛的,別再弄了,我不想吃Tiramisù了。
就在這刻,我感覺到她身體僵硬了一會,開始抽泣了。
“別怕,別哭,我依然在妳身邊。”
每次不知所措時,她都會沉默的可怕,這次也一樣。

我告訴她:“Tiramisù是來自意大利的甜點,你知道嗎?
她輕微地點了點頭。

在意大利語中,「Tiramisù」意思是帶我走!

因爲傳說在二戰時期,一個義大利士兵要出征了,可是家裡已經什麼也沒有了,愛他的妻子為了給他準備乾糧充飢,把家裡剩下所有能吃的餅乾與食材包進這個糕點裡,那個糕點就叫Tiramisù
每當這個士兵在戰場上吃到提拉米蘇就會想起他的家,想起家中心愛的人。
所以呢,我不想妳再弄Tiramisù是因爲
我不想再一個人出差,
一個人吃妳的Tiramisù,
一個人喝咖啡閲讀,
一個人孤獨地思念妳的溫存,
我想,我希望,以後無論我去那裏,我們都一起走,好嗎?”

她那可愛的笑容又呈現在我眼前,這一次一樣是點頭,只是比較奮力地點頭了。
我們緊緊地抱著對方同時,我告訴自己:

我們彼此都有經歷,
但還是要感激上帝,
讓我們能一起創造未來,
創造屬於我們的哀,創造屬於我們的樂。

幸福,就是兩個簡單的靈魂,在複雜的空間,相依穿插著,不離不棄。



Sunday, September 2, 2012

沙島

傳説在不遠的國度,擁有一個尚無人知曉的沙島。
島上只有一座基本設施的旅館,飽滿的沙灘,和情緒的海風。

這猶如汪洋中的沙漠,幾顆頑強的椰樹,撐起了島主的下半身。
島主是一個沒落家族的唯一傳人,這島嶼的一切也是他最後的資產了。

這位舊時代的法國貴族傳人,除了遺傳了優良的外表之外,
其實什麽也不是了。

來到這夢寐以求的沙灘,
聽者反復無常的海浪,
擡頭望著後羿射剩的火球,
拉著她那欲迎還拒的手,看著她那逃離了我世界的眼神。

這一夜,
漫天星空都無法給我們浪漫,
沉默已經是我們最好的語言。

我多麽希望彼此的感覺能倒流,
彼此的回憶都能停留,只是面對的也只剩下挽留。

我知道,
多美麗的夕陽,也不能轉移我對她的凝望,
唯有鄰接的黑暗,才能掩蓋我的悲傷。
她那欲飛的翅膀,早已經飛向它方。
我唯有讓她盡情飛翔,告訴她我能治愈自己的遺憾。

終究,她飛走了。
而我決定留下在這小島工作,
將自己潛入深藍大海,守護著小丑魚的家,和自己小小的回憶。

從她離開的那一天開始,我的記憶已逐漸模糊。
晴天,只看見她在沙灘蹦跳的腳印,
雨天,只看見和她一起避雨的涼亭。

偶爾望著沒有邊緣的藍天,
偶爾對著沒有盡頭的大海,
才發現原來 藍天和大海 ,只在遙遠卻無法到達的盡頭焊接。


這段日子裡,我常常和島主潛水,
除了探測潛水點以外,也順便探訪海底的神秘世界。

他沒有問我爲什麽留下,
我也沒說到底爲了什麽我決定留下,
我猜想,彼此都心照不宣地知道這是一個療傷的地方吧?


日子久了,我發覺海底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是一樣的。

幸福的小丑魚,擁有忠誠的伴侶和一個溫暖的家,卻離不開屬於他的珊瑚。

孤單的魔鬼魚,能自由的游盡大海的每個角落,
但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躲進沙堆裏,只浮出一顆羡慕的眼睛看著他人。

原來上帝創造了複雜的人生,和簡單的魚群,
卻承載著一樣的命運。

也許,這沙島也是上帝創造,給人類一個喘氣的空間吧?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決定明天離開,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生活。
還有,我也知道,
離開前我把我的腳印烙印在這沙島的每個角落,把電話埋在這沙島之中。

埋掉一切我和她的照片、短訊和我她之間的記憶。

飛機起飛了,
這刻,我感激後羿沒有把最後一顆太陽射落,讓它繼續傳遞光明,刺破黑暗。

Saturday, June 2, 2012

“我走了,明天要飛了。”

他認真地說。

“幹嗎了?甚麽事情那麽急啊?”
她好奇的問。

“我覺得我們都無法接受這事情,也許大家各自擁有自己的空間更好吧?”
他目無表情地回答。

“沒人希望這種事情發生,我才最近發了很多脾氣,讓你不。。。”
她眼睛開始載著眼淚了。

“或許吧!也或許我不明白你吧!或許。。。算了,我走了。。。”

從那一天起,她再也沒有任何他的消息了。
她堅強地不去打聽,不去追問任何朋友。
事實上,她也覺得沒有必要,或許她也想抽離自己進入新的角色。

半年后,她收到他的明星片。
漂亮的自由女生,和背後消失了的雙子塔。背面只寫著:安康。

之後的每個月5號,她都會收到他寄來的明星片。
每次都不一樣地點,卻同樣的字體,同樣的簽名,和永遠都是兩個字的祝賀語。
她往常的丟入他送的盒子,然後蓋上。

這情況持續了兩年。
每個月的5號明星片像銀行信件般準時送到,她也麻木了。

今天是2012元旦前夕,她沒人約。
可能有人約,卻懶得赴約。

閒來無事收拾房間,不小心把那收集明星片的盒子弄倒了。
忽然她察覺到,原來他幾乎遊玩了全世界,而且時間越靠近,明星片的風景就越靠近這個國度。
原來他是在沿途回國的每各國家都給她寄一張明星片。
她實在佩服他的耐力,但她知道,真的什麽感覺都沒了,一點悸動也沒了。

今天,她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裏頭是熟悉的聲音 -- 他聯絡她了。

“喂,妳可好?我回來了。”
“嗯!很好。”
“那,我下個月要走了,保重。。。”
“又去哪兒啊?”
“雪山吧?或許。。。不確定叻”
“好的,你要小心。”

隔天,她忙碌地處理弟弟的患腎的手術,撐起了作爲大姐的責任。
手術成功後,看著弟弟開心的表情,和一路陪伴和支撐她的男性朋友,她幸福地笑了。

一個月後,這男性朋友也升格為她的男朋友了。

2012年2月5號,她收到了信件,這次不再是明星片。
信裏頭寫著:
------------------------------------------------------------------------------------------------
親愛的,

對不起,我如此的稱呼妳。
容許我,這也是最後一次如此稱呼妳。

兩年半前,我離開了妳。
這也許算是我人生最有勇氣的一次決定。

妳還記得妳曾經說過我是孤兒,因此我深怕孤單?
妳也曾說過我缺乏愛與關懷,因此妳從來沒有如此的在乎一個人?
妳對,我真的很害怕孤單,害怕失去,更害怕面對問題。

以前,
當妳告訴我妳被同事欺負而懊惱,我不懂該如何和妳分擔,唯有沉默。
當妳告訴我妳弟弟有腎病而焦慮,我不懂該如何和妳分擔,唯有沉默。
當妳告訴我妳如何被朋友背叛而氣憤,我不懂如何和妳分擔,唯有沉默。
當妳責怪我無論妳說甚麽我都只是沉默時,我唯有更沉默。

還記得我那可愛的同事美詩嗎?
她就這麽陪伴著我,安慰我和教導我和妳相處的方式。
終于,我發現她比較適合我。
我終究背叛了妳一次,就那麽的一次。
然後她離開了。。。她只說,感覺來就來,走就走。。。就算只是一夜也是如此。

我瘋了。。。喝了很多酒。。。駕快車。。。然後離開了妳,離開了這國家。

我無法忘記妳的好,也無法接受妳終究還是會和別人在一次。
所以才不斷不斷地寄了明星片給妳,希望妳能記得我。。。甚至。。。
我捐了腎給妳的弟弟,因爲我知道妳最在乎的就是他。

可惜,我知道妳已經不屬於我了。。。
雖然我還是依然的深愛著妳。。。

完。
------------------------------------------------------------------------------------------------

她滿臉的怒氣將信件燒了,然後狠狠地把那裝滿明星片的盒子丟入垃圾桶。
然後坐在床邊,然後流淚,然後嚎叫 --- 她崩潰了。

他是愛她,結果卻愛錯了方法。
她不愛他,卻無法承受他給予的無形壓力。

從那天起,他們倆都無法活出自己的陰影。
男的繼續流浪,麻醉自己。
女的終究結婚,卻駕駛著若即若離的靈魂。

Sunday, May 27, 2012

停站

528,2012年5月28日。

閒來沒事整理抽屜時,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收藏著年頭寫下來的旅遊站。
我想了想,應該給自己一個交待,從新武裝自己,編排旅程了。

2012年12月 -- 離開首都
在一年的終結時,應該放空自己,給自己一個不必面對人群的空間。
也許3天?5天?
其實地點和時間都不重要,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決心。

2013年6月 -- 麗江古城

我除了知道麗江有個完善的水利系統外,對這城市我是一無所知。
可惜就是一種強烈的感覺很想在這古都留下我的足印,或許是身影?
無論如何,如果一切順利,明年6月,不管是春是夏,是秋或是冬,我會到來!



2015年11月 -- 捷克
我常和朋友開玩笑地說:
如果有一天我會去歐洲,那只有兩种情況:蜜月或單身。

多年前我向自己許了個願望,無論35嵗的我發生了什麽事,我依然堅持去捷克。
布拉格广场是我一直嚮往的地方,沒什麽特別原因,就是喜歡,很喜歡。


Wednesday, May 16, 2012

現在是5月17號,淩晨1:53。
我想,不再幻想,不再創作,把自己的心情凝結在這刻,停留在這裡。
-----------------------------------------------------------------------------------------------------------------

今天,我感覺到日子不同了。
四周改變了,氣氛改變了,連氣候也改變了。

也許是人改變了電影,也或許電影改變了人?

我看完《春嬌與志明》後,覺得比上一集的《志明與春嬌》更好看。
從喜歡《志明與春嬌》變成愛上《春嬌與志明》。

聽到,許多人說這電影不吸引,
或則,這故事很老套,
又或者,好笑但沒賣點。

只是,我就是喜歡這套電影。
喜歡那小小的一部份,就純粹那一小部份,讓我愛上這套電影。

許多時候,愛一樣東西,愛一個人,
不需要喜歡她的全部,
只喜歡最讓觸動自己内心的那一部份,已經夠了。

裏面有位主角,叫Sam。
他啊,是馬來西亞華裔,是金牛座。
細心的好男人,在事業上表現穩中,私底下卻細心體貼。

然而,他無法觸動春嬌的内心。
不是因爲電影,不是因爲志明,是因爲他是典型的金牛座。

他忽略了女人的直覺,也忽略了自己的内心。
他典型的需要一個家,也典型的尋求一個特別的女性來配合。

個人愚見,女人是直覺最準確的生物。
她們能知道男的是不是全心全意的愛上她,還是只爲了自己的遺憾而愛她。
最致命的是,他表現了他的溫柔,他那愛在大學野餐的文化,卻忽略了和春嬌相處的感受。
至少,他只是給了春嬌新的體驗,而不是新的感覺。

愛,是互動,是扶持,是精神交往。
兩個不同世界的個體,一起創造火花,不管是燦爛,還是黯淡。

Sam,別生氣,我也是金牛座的。

然而,我最愛的情節是:
志明在露台吃泡面,而春嬌在胡扯初戀情人是鄭伊健那短短的兩三分鐘。

我覺得那畫面好有感覺,好輕鬆。
一個能明白你的人,在你身邊,放鬆的互相胡扯,消磨時間。

這就是生活。
生活就是,在愛的人面前,能隨心所欲的談天説地,表演自己。

Monday, May 14, 2012

Drench

工作得累了,很想寫寫東西散發沉悶的壓力,忽然發現原來我失去了創作的原動力了。

從年頭開始就覺得自己越來越難創作一些都市的無聊愛情故事了。
常常一篇文章都需要長時間培養自己的情緒,不斷的將情歌灌入自己的腦袋,把自己放入歌詞中游走才能完成一篇文章。

很辛苦是嗎?真的是典型的自作孽。

可是今晚,
我發現我遺棄了我的部落許久了,是時候開始一些交流了。。。(培養情緒中)

------------------------------------------------------------------------------------------------------------------
每天的工作,已經讓他習慣性的與人不斷交流。

這天, 他決定駕車上山給自己一個幽靜的空間。
不需要陪伴,不想要説話,只想好好的專注的望著自己。
讓冷風圍繞,也讓熱熱的咖啡溫暖他的心窩。

這些年來, 他常想:
如果地球只剩21天,我想做些什麽?

今天,他終于發現他最在乎的,
不是事業,不是親情,不是愛情,
而是生活。

第二天的下午,他到了捷克,漫步在布拉格廣場了。

這是他夢想的地方。
一個文學的國家,包圍著一群和他語言不同的人群。

這是一種多麽奇妙地感覺 -- 我站在你對面,我們卻不需要溝通,也無法溝通。

然後一個人靜靜地拍照,一個人靜靜地聆聽音樂,一個人靜靜地閉上眼睛感受世界。
用心,聽人群中隱約的歡樂聲,隱約的哭泣聲,合奏出一曲人生的交響樂。

看歡樂的家庭在集聚用餐,
看恩愛的情侶在廣場祈禱,
看熱鬧的朋友在街頭胡鬧。

然後看看自己,看著一個看盡人生百態,卻看不清楚自己的自己。

這不是生活。
擁有明確的目標,卻攜帶著沉重的靈魂。

他開始不跟隨別人的步伐,也不需要生活在已經被預設,卻被大部分人接受的框框。

在往後的日子裏,
應該釋放出壓力的因子,也清洗腦袋的細胞。

不在乎壓力,不過分擔憂,
有的,只是徘徊在接受和拒絕之間的快樂。

------------------------------------------------------------------------------------------------------------------
故事完了。
爲什麽不是愛情故事?

因爲,我想,我也深信∶
人生是尋找開心的旅途。旅途中,體驗在愛情和親情之間的得失。

Saturday, March 24, 2012

痛失去

原來一路以來的等待,都只是那簡單的三個字。。不,
如今應該是五個字:我還是愛你。

也許這真的是一個遙遠的夢想,不。。。
這只是夢,無法想。
夢想能有實現的一天,而夢,就只是夢。

一直到了今天,終于知道
他能帶個妳簡單的快樂,我只能遞送複雜的關懷。

這終究是上天讓我失去妳的懲罰。

原來失去很痛,無法挽回很痛,
之後發覺他真的能帶給妳那我無法明瞭的幸福,更是一種歇斯底里的痛。

痛入心扉,痛入膏盲,
痛得自己割了一刀在自己的靈魂上,留下永不消失的疤痕。

只是,我愛得放手,我愛得讓你走,
爲什麽妳卻帶個我傷害?
我沒有責怪,我只是不明白,
到底我們曾經有沒有愛?

如今我只能期待,和祈求上天的關懷。
等待時間的到來,以能清洗我的腦袋。
讓這回憶被封埋,也讓這感覺能離開。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終究我真的傷害了一個人 --- 我自己。